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山花浪漫

 找回密码
 登记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435|回复: 6

偶遇佳书《花与中国文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29 15:49: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是月初吧,和朋友吃饭后去书店消化食物,没想到偶遇《花与中国文化》作者何小颜/翻了翻,很喜欢。但当时没有买下。回去查图书馆,竟然有。但一本非流通,一本外借中。所谓一波三折,最后托清华的朋友帮我借了一本,每天晚上翻翻,更加爱不释手,甚至每天都放在书包里,没事就看看。于是去书店买了一本,或收藏,或送人废话不多,附目录</P>
<>分四章,以及序一序二附录(在网上找到第二三四章的电子版本。先转过来,剩下的,如果大家喜欢,在寒假我就没事整理整理,敲好了,发上来)

第一章  芳心解语  人格化身
  一、不语还应彼此知
  二、君子怀德,小人怀土
  三、花为友,莫轻孤负
  四、天遣花神别致功
  五、被薜荔兮带女罗
  六、为爱名花抵死狂
  七、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间想
  八、翠幄围娇不受尘

第二章  丽质天成  应期而开(上)
  一、一枝春雪冻梅花
  二、不知迎得几多春
  三、室有兰花不炷香
  四、樱桃花发晴满柯
  五、天下风流月季花
  六、东风吹绽海棠开
  七、杏花消息雨声中
  八、人面桃花相映红
  九、唯有牡丹真国色
  十、杜鹃啼时花扑扑
  十一、开到荼*1花事了

第三章  丽质天成  应期而开(下)
    一、佳名谁赠作玫瑰
    二、石竹绣罗衣
    三、一斛千囊苍玉粟
    四、清芬六出水栀子
    五、五月榴花照眼明
    六、笑摘荷花共人语
    七、茉莉开时香满枝
    八、夜捣守宫金凤蕊
    九、紫薇长放半年花
    十、绕阶更使种鸡冠
    十一、桂花吹断月中香
    十二、黄菊枝头生晓寒
    十三、秋风万里芙蓉国
    十四、山茶花开春未归
    十五、得水能仙天与奇

第四章  香韵德泽  风化习染
  一、荣华历四时
  二、一年数番花信风
  三、花朝月夜动春心
  四、人生难得芳菲节
  五、花市香飘漠漠尘
  六、寻芳不觉醉流霞
  七、酒客折枝传
  八、闲来斗百草
  九、有杏不须梅
  十、最宜簪助美人头
  十一、剩收芳蕊浮卮酒
  十二、夕餐秋菊之落英
  十三、茗杯初歇香烟烬
  十四、见说寒英能愈疾
  十五、浴兰汤兮沐芳
  十六、小窗瓶水浸春风
  十七、九华今在一壶中
  十八、赏心乐事谁家园
</P>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9 15: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枝春雪冻梅花

一.一枝春雪冻梅花
                            ——五代前蜀·韦庄

    梅真是一种高格逸韵的奇木,因为它的花蕊偏偏选在万
木萧瑟的暮冬早春日子里,凌霜斗雪,冲寒而开,这似乎有
违植物喜暖厌寒的品性,然而这正是梅花的本色;由于它先
天下而春,被视为报春的使者,或甚至就是春天的象征,长
久以来就赢得了人们的崇高礼赞。

    梅花原产我国。在上古时代,野梅的分布甚广,并不像
今天主要局限于江南、华南地区。古人很早就对其性状有了
较明确的认识。《山海经·中山经》说:“灵山……其木多桃
李梅杏。”桃、李、梅、杏,按现代植物分类学看,都属于
蔷薇科落叶乔木,&lt;山海经》把它们并举,说明看到了它们
之间具有非一般的亲缘关系,同时又不为它们近似的相貌
(尤其是梅与杏)所迷惑。古人最早对梅的注意并不是它所
开的花,而是它结有酸果,只要把这酸溜溜的梅子晾干,就
能制为“*1”,用作代醋的调味品。《尚书·说命》有云:“若
作和羹,尔唯盐梅。”这里的梅就是干*2。《说文解字》
曾解释说:“*1,干梅之属,从艸,*1声。《周礼》
曰:‘馈食之*3,其实干*1。”’据1975年安阳殷墟商
代铜鼎中梅核的考古发现,证实了梅的食用史到今天
至少已有三千多年了。

     对梅花的爱赏,可以追溯至先秦。①(见插图8)“山有
佳卉,侯栗侯梅”,这位《诗经·小雅·四月》的无名氏诗人
所说的“佳卉”,当指全株的梅,自是包括它的花果了。西
汉刘向《说苑》载:春秋时,越国的使节诸发出使梁国,在
晋见梁王时,他手执一枝梅花作为见面礼赠送给了梁王。当
时梁王的臣属很不理解,认为献给堂堂一国之君只是一枝梅
花,哪有这样的礼数呢?不难从这个故事看出,长江南岸的
越国人民,当时已经深谙梅花的美,并形成了馈赠梅花以表
达友情的风习了,但由于地域文化的差异,北方的梁国却无
此惯例,故梁王的左右一时非议起来,以为有轻慢之嫌,产
生了误会。

    赠送梅花,而且仅仅限于赠送一枝,以示友谊,这一特
有的民俗,在江南保持了很久。传说南朝刘宋时曾做过正平
地方太守的陆凯,与著名的史学家范晔交情很深,陆凯从江
南给当时在长安的范晔寄去梅花一枝,并附诗云:“折花逢
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这自应是
越人的遗俗了(见插图9)。

    春秋时期野梅已引种驯化成家梅。随着园艺上的精心培
育,梅花的品种多起来了。到了汉代,单是皇家著名的上林
苑就有朱梅、紫花梅、紫蒂梅、同心梅、燕支梅、丽枝梅。
侯梅等名目,这些梅花异种属于珍贵的观赏木范畴(即属于
花梅而非果梅),食用价值方面的考虑是退居其次的。千百
年来,梅花品类日繁,如宋代范成大《梅谱》载有江梅、早
梅、直脚梅、官城梅、消梅、古梅、重叶梅、绿萼梅、百叶
缃梅、红梅、鸳鸯梅、杏梅等,明王象晋《群芳谱》载有玉
蝶梅、冠城梅、时梅、冬梅、千叶红梅、鹤顶梅、双头红
梅、冰梅、墨梅等,清陈*4子《花镜》载有照水梅、品字
梅、九英梅、台阁梅等。许多梅花品种的记载散见于各种方
志、笔记中,一时是难以寻检统计的。今天,中国梅花存有
二百多个品种,也可见发展上的一个大概。

    近人周瘦鹃先生在《我为什么爱梅花》一篇文章中,曾
为诸梅品第,认为“自该推绿梅为第一”。绿梅即范氏《梅
谱》所提到的绿萼梅,它青枝绿草,花瓣亦白中泛出绿光,
雅丽得很。周先生之评是否被人接受,姑且不论,但绿萼梅
为许多花迷所偏爱,倒是真的,古人曾将它比作九嶷山得道
的仙女萼绿华;宋徽宗时,东京御园的艮岳,还专门设有绿
萼华堂,堂前遍植绿萼梅。今天,我们知道绿萼梅属于直枝
梅一类,这一类梅的花型和花色最是变化多端,其中宫粉、
朱砂、玉碟等俱多佳品。

    不过,从常见色来说,梅花是以红、白二色名世的,而
且比较言之,人们似乎更赏识白梅(其实,绿萼梅古人亦有
归之为白梅一类的,如《群芳谱》曰:“梅先众木花……种
类不一,白者有绿萼梅”),这是因为白梅给人以更多美好的
联想吧。它寒肌冻骨,如雪如霜,冰清玉洁,幽淡雅丽,冷
香素艳,高情逸韵,人们这样赞道:“冻白雪为伴,寒香风
是媒”(唐·韩*5),“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宋·王安
石),“缟裙素*6玉川家,肝胆清新冷不邪”(宋,苏轼),“半
点不烦春刻画,一分犹仗雪精神”(元·吕诚),“琼姿只合在
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
来”(明·高启)。

    古人赞赏梅花,除了色香外,还特别注重其枝姿的美和
韵味。清人龚自珍曾总结说:“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
欹为上,正则无景;以疏为贵,密则无态。”正因为这样,
枝垂如柳的垂枝梅(即《花镜》所说的照水梅)和枝曲如龙
的龙游梅这两个在艺梅史上属于形成较晚的类别,近数百年
来更为人所津津乐道。然而这一审美价值取向的意蕴,其实
质并未超越宋代隐士林逋的《山园小梅》诗: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疏影参差,横申斜屈,推崇梅姿的这一风骨神韵,尽在
这“疏影横斜”四字中道尽矣。此诗联是自古以来公认的咏
梅绝唱,它不仅传神地刻画出梅花的姿态,还营造了一种超
凡入圣的审美意境的极致:梅花的特质与其周遭的时空氛围
已全然融为一体,具有着高度浑然的协调性,人们对其中的
美必须从总体画面上才能加以体验和把握。玩花弄草,要讲
究情境,这又是国人独到的造诣吧。宋人张*8曾在《梅品》
一书中,列举二十六种宜与梅花相映衬、烘托的幽境雅物:
淡云、晓日、薄寒、细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晚
霞、珍禽、孤鹤、清溪、小桥、竹边、松下、明窗、疏篱、
苍崖、绿苔、铜瓶、纸帐、林间吹笛、膝上横琴、石枰下
棋、扫雪烹茶、美人淡妆簪戴,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审美情趣。

    梅于南北朝时“始以花闻天下”(杨诚斋语)。自刘宋的
鲍照首开咏梅文人诗的先河,加之萧梁的何逊写有被后人誉
为“自去何郎无好咏”的《扬州法曹梅花盛开》诗:“兔园标
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枝横却月
观,花绕凌风台……”,从此梅花芳名大振,咏梅之风亦由
此长盛不衰。人们爱梅,因为它神、韵、姿、香、色俱佳,
尤其难得的是,它具有不畏风寒、迎春傲雪的异禀劲节,这几乎成了人们吟哦的永恒主题: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自难。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②

        *9枝半著古苔痕,万斛寒香一点春。
        总为在今吟不尽,十分清瘦似诗人。③

        怕愁贪睡独开迟,自恐冰容不入时。
        故作小红桃杏色,尚余孤瘦雪霜姿。
        寒心未肯随春态,酒晕无端上玉肌。
        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青枝。④

    冷艳幽香冰玉姿,占断孤高,压尽芳菲。东君先暖
    向南枝。要使天涯,管领春归。不受人间莺蝶
    知,长是年年,雪约霜期。嫣然一笑百花迟。调鼎
行看,结子黄时。⑤

    历史上曾流传许多与梅花有关的动人故事。如南朝宋武
帝的女儿寿阳公主,一日卧于含章殿下,梅花落在她的额
上,留下五瓣的花形,拂之不去,遂号“梅花妆”,宫女竞
相仿效,成为一种时尚的样式。(见插图10)梁诗人何逊,
居职洛阳,由于思念昔日杨州官舍前的一株梅树,竟然向上
司打报告,请求再去扬州做官。回到扬州,花正盛开,他高
兴得在花前整整徘徊了一天,真是爱梅成癖了。后来好事者
封何逊和寿阳公主为梅花的男神和女神,便是依托这两则传
说。

    隋开皇中,赵师雄官迁罗浮,途中遇松林间酒肆,欲作
歇息,酒肆旁一屋,有一美人淡妆素服出迎。此时天已昏
暗,残雪未消,月色微明。赵师雄与美人相语,美人言谈清
丽,芳气袭人。于是二人扣开酒家,对坐共饮。后来赵师雄
沉醉入寐,但党风寒侵体,久而觉醒,东方已白,起身一
看,唯面前有一株大梅花树而已。这也许是基于梦境遭遇发
挥出来的一个神话罢了。唐开元中,江采*11甚得明皇宠幸。
她性喜梅花,所居栏槛,都要种上几株梅树,张匾题曰“梅
亭”。花开时节则赋赏玩乐,到了夜半时分,还留连在花下
不肯离去,曾作有《梅花赋》一篇。皇上因她有此嗜好,戏
称她为“梅妃”。至于宋人林和靖,隐居杭州孤山,不娶无
子,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更是传为千古佳话,人尽皆知
了。

    “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开天下春”,梅因有独步早春
的气概,苏东坡遂将梅花与瘦竹、文石誉为益人心志的“三
益之友”。自宋以后,人又称松、竹、梅为“岁寒三友”,
梅、兰、竹、菊为花中“四君子”。此外,梅花又有“清友”
“清客”等美称。宋代起,梅竹在画坛上因此形成一种独立
的画科,画梅大家多了起来。两宋之交的杨无咎,字补之,
号逃禅老人,被誉为画梅专家。他年轻时,居所“有梅树大
如数间屋”⑥,常得临写,因受其益。他曾画了梅花送入宫
廷,被徽宗赵佶讽为“村梅”,自此,他索性在画上署名
“奉敕村梅”,既是标榜,也是文人的一种牢骚。传说南渡
后,他的画被挂在宫壁,有人看见蜂蝶聚集在上面,这似是
夸张之辞。南宋赵孟坚,字子固,号彝斋,宝庆进士,他的
一幅纨扇图将松、竹、梅画在一起,体现了宋人的观点,此
图因称《岁寒三友图》,留传至今。元代的王冕,更是以画
梅出名。他是一位“梅痴”,隐居家乡九里山时,“种梅花千
株,桃柳居其半,结茅庐三间,自题为‘梅花屋’”⑦。所画
梅用笔精炼,墨色淡雅,现存作品有《墨梅轴》、《梅花卷》
等。他画梅自有寄托,“冰花个个团如玉,羌笛吹他不下
来”⑧,当时被人视为是讽刺元廷的作品,险遭逮捕。又传
说他的作品《点水古梅图》,是表达自己决不仕元的气节。
明画家陈录,作有一轴《万玉争辉》图,写梅林一角,千花
万蕊,璀灿绚丽,构思很有特色,充分表达了画家对梅花不
可抑制的喜爱之情。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浙江钱
塘(杭州)人,一生布衣,他的画以梅花居多,自述“画江
路野梅”,有时作枝干横斜,花蕊繁密,气韵静逸;有时作
梅枝欹斜历乱,花朵疏疏落落,又得一种别致。他又长于题
咏,曾在一幅梅竹画上落题云:“凌霜雪,节独高,我与君,
共岁寒。”以梅、竹自况,诗画俱是不凡。

    大致说来,两宋之际是梅花显贵的分水岭:北宋牡丹称
雄,南宋则梅花居尊。随着政治中心的南移,南宋时期,梅
花成为“天下尤物,无问智贤愚不肖,莫敢有异议。学圃之
士,必先种梅,且不厌多。他花有无多少,皆不系重轻。”⑨
人们并开始称它为“花魁”,取其“向暖南枝最是他潇洒,
先带春回”⑩,有先天地而春,管领群芳之意。从此,梅花
的地位居高不下,流风所被,延至今朝。看,南宋陈景沂
《全芳备祖》、明王象晋《群芳谱》、清康熙钦定〈广群芳
谱》,均序梅花为第一;民国时期的南京政府,曾定梅花为
国花;1987年上海举办了一个全国性的传统名花的评选,
结果梅花亦名列榜首,独占鳌头,当真是古今一辞,情有独
钟了。

    我国是梅花的故乡,四川、云南、湖北山区都有野生梅
林分布;而浙江、安徽、江西、福建、广西、西藏等省区也
有零星发现。赏梅胜地极多,而尤以江南为盛。不妨举数
例。南京钟山南有梅花山,植梅达五千余株,二百多个品
种。其中有古梅“蹩脚晚水”,有世上独有名品“半重瓣跳
枝”。山上建有观梅轩,登临纵目,梅姿尽收眼底。苏州远
郊光福乡的邓尉山,梅花时节,十里皑皑,有“香雪海”之
称。山半腰建有梅花亭,形为梅花式,檐栏俱雕作梅花瓣
状,为最佳赏梅处。浙江余杭县的超山,北坡方圆数里遍布
梅林,蔚为壮观。其中有宋梅的明代分本,约有五六百年高
龄了,是为镇山之宝。超山以宋梅亭、浮香阁之山坡探梅为
佳。无锡西南济山的梅园,植梅三千五百多株,其中盒梅五
百多株,山以梅饰,足资游赏。杭州的孤山、灵峰、西溪并
称三大赏梅风景区,其中灵峰是西湖最大的赏梅之所,数千
株梅冰中育蕾,雪里开花,煞是好看。苏州郊外东、西山,
东山有梅林一千多亩,西山有梅林二千四百多亩,其中西山
的鸡笼山历来以梅著称吴中,每当梅花竞开时,真是遥看一
片白,雪海波千顷。上海淀山湖之畔的大观园内,有“梅坞
春浓”景点,分布着五千多株梅树,以观赏梅为主,冷香
亭前一枝老梅,为罕见珍品。又市郊的莘庄公园,拥
有国内梅花品种的一半以上。这些寻春探梅的佳胜之
地,每当东风拂晓,春寒料峭之时,只见枝枝孤禀矜
竞,妙英隽发,处处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怎不令人
陶然其间,留连忘返呢!

*1  上艹,下为“燎”去掉“火”换成“木”
*2  “燎”去掉“火”换成“木”
*3  上竹字头,下繁体“边”字
*4  左氵右昊
*5  左亻右屋
*6  左巾右兑
*8  左钅右兹
*9  “缪”去掉“纟”换成“木”
*11  上艹下频

①今学界认为赏梅兴起于西汉,所据资料主要是《西京杂记》,可议。
例如,《中国花经》(上海文化出版社1990年版)“梅花”条云:“观
赏梅花的兴起,大致始于汉初。”
②唐·崔道融《梅花》。
③宋·史文卿《古梅》。
④宋苏轼《红梅》。
⑤宋·黄公度《一剪梅》。
⑥见明·解缙《春雨集》。
⑦见明·都穆《玉壶冰》。
⑧明·宋濂题诗,见宋濂《潜溪集》。
⑨范成大《梅谱·前序》。
⑩宋·卢炳《汉宫春》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登记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9 15: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迎春几多春

二、不知迎得几多春
                          ——宋·刘敞
    春花争先而开岂止独梅,在早春寒气料峭之时,迎春花
亦悄悄地以繁星满枝来拥抱春天。“迎春花,春首开花,故
名。”①梅有“百卉前头第一芳”的声誉,然而人们仍毫不
吝惜地将“迎春”的名头赠送给了并不起眼的迎春花。因为
她虽乏惊世之表,也无撩人之香,却能以纤弱的姿质饯腊冲
寒而开,向人间传递春天到来的消息。

    明王象晋《群芳谱》云:“迎春花一名金腰带,人家园
圃多种之。丛生,高数尺,有一丈者。方茎,厚叶如初生小
椒叶。春前有花,如瑞香,黄色,不结实,叶黄。”迎春花
属于木樨科半常绿灌木,枝条丛出,细瘦而长,可达三四
尺,弯拱纷披下垂,形稍似柳。初春一到,绿色新枝上不长
叶,先爆花,花小,花朵单瓣六裂,色为鹅黄,逐节缀满枝
身,古人因此给她起了一个别称叫“金腰带”——柔条如束
腰之带,黄花如腰带上的金饰——其名形象而雅致,显然出
自文人之手。后来文人也多喜以此为典用之,如宋赵师侠
《清平乐》词:“东皇初到江城,殷勤先去迎春。乞与黄金腰
带,压持红紫纷纷。”又清叶申芗《迎春乐》词:“谁与赐嘉
名?争说道:金腰带。”

    三春争及初春景,迎春花先春含苞,入春而放,外貌纤
绵柔弱,却与梅花一般怀有不畏严寒、做霜斗雪的刚毅品
格,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唐诗人白居易说得好:“金英翠尊
带春寒,黄色花中有几般?凭君与向游人道,莫作蔓菁花眼
看。”②前二句指出,迎春花花黄似金,萼绿如翠,凌寒而
开,在众多开黄色花的群芳之中,有哪些可以相比的呢?确
实,即如黄花中的姚黄(牡丹之一品)、御袍黄(菊花之一
品),皆是花中极品,但或开于春末,或发于初秋,又有哪
一种是能够“带春寒”,与初春的霜寒相争相斗呢?如此一
比较,迎春花还真有其不同流俗的风流高格调呢!所以诗的
后二句奉劝世人,莫把迎春花当作蔓菁(又称芜菁,俗名大
头菜,其花黄色)一类的野菜花一般看待。

    迎春花开花之早,往往能在春节来临之前,百花凋零的
严冬已冲寒冒雪率先绽放。古代迎春花有“僭客”之称,对
此名称,古人一直未予解释,③想来必是指她本属春花,却
常有“越轨”之举,不安“本分”,抢先踞冬而发,大有不
速之客的意谓,故号为“僭客”。但是,迎春花却又花期漫
长,从早春一直可延至农历三月,三春之景,她皆有份,仲
春季春,百花丛中仍见她的身影,真可算是长命花一类了。
她能领先一步点缀春色,又不孤芳自赏,不自炫耀,继而默
默融身于繁花丛中,成为万紫千红里不起眼的花卉之一,这
不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格么!故宋人韩琦这样赞道:“覆
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
卉共芬芳。”

    迎春花原产我国,自生于高山灌丛或岩石缝中,很早就
在各地获得了广泛的栽培。她先叶开花,花虽不起眼,却
“纤*1娇小,也解争春早”④,且花前花后,长条披垂,婀娜
多姿,别有一番特色,自古成为园林中的花草布置之一。皇
家宫苑中也常可见到她的芳姿。例如翰林侍读学士刘敞的一
首题为《阁前迎春花》的诗,写的就是北宋皇宫中藏书阁所
在园圃中的迎春:
        沉沉华省锁红尘,忽地花枝觉岁新。
        为问名园最深处,不知迎得几多春?
     
    此诗末句用的是嵌字格,将花名嵌于诗句中。“华省”
即中书省的美称,藏书阁位于中书省内,因刘学士要陪伴宋
英宗赵曙读书,故得经常出入王宫禁地,见到禁中种植的迎
春花。
     
    迎春花还可盆栽观赏。宜备深盆,老本宜露根,最重自
然之姿。明王世懋在《学圃杂疏·花疏》中曾记曰:“迎春花
虽草木,最先点缀春色,亦不可废。余得一盆景,结屈老干
天然。得之嘉定唐少谷,人以为宝。”说的就是人们以其老
根天然盘屈为美,而这与我国自古以来园艺家崇尚自然的原
则是完全一致的。
   
左禾右农

① 明·高濂《草花谱》。
②《玩迎春花赠杨郎中》。
③ 近人周瘦鹃《花花草草》“迎春花”一文中也说:“旧籍中称迎春为僭
   客……不知何所取义。”
④ 宋·赵师侠《清平乐》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登记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9 15: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室有兰花不炷香

三.室有兰花不炷香
                        ——宋·戴复古
    古有云,梓为百木之王,牡丹为百花之王,葵为百蔬之
王,松为百木之长,桂为百药之长,而兰则为百草之长。①

    在植物分类学上,兰为兰科兰属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
其叶如带如剑,花三萼而小,花色多为淡绿,并无惊人之
貌;又由于在生态习性上喜阴翳暖润,生长于山间林下较隐
蔽的地方,“与萧艾杂处”,“与众草为伍”,所以人们敢说,
要不是它的花香气不凡,决不会闯下如此大的名头,至今或
仍沉埋于深山空谷中,被视为普通草芥而已,这不是没有可
能的。兰以香名世,应无可疑。

    群芳谱中,芳香型的花卉是很多的,诸如梅花、茉莉、
玫瑰、栀子花、夜来香、玉兰、桂花、水仙等等,都很出
名。然而兰花之香,自古以来被认为是众花之冠。早在春秋
初期,兰花已有“国香”之称,见于《左传·宣公三年》中:
“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这一最高推崇,历来为后人
所首肯赞赏。宋代文学家黄庭坚曾为之作注脚:“士之才德
盖一国,则曰国士;女之色盖一国,则曰国色;兰之香盖一
国,则曰国香。” ②说明对此美誉也是完全赞同的。此外,
兰还有“王者香” ③、“香祖”、“兰无偶,称为‘第一香’” ④
等别号,都可看成是“国香”的换一种说法。

    兰香与众芳相较的特异之处,如果单从嗅觉的感知来进
行评判,也许是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永远也无法争辩
清楚的问题。倘勉强按文献资料中前人留给我们的体验作一
番分析来看,兰花之香至少有这么两大特点:一是氛氲浓
郁,却烈不刺鼻。兰花之芳气,香盘馨结,其香甚浓,却又
纯正不邪,就近嗅之,如吸甘醇,这与夜来香之类的某些带
有刺激性的花香不同。古人认为它有“养鼻”的功效⑤。因
此兰香往往被形容为是一种“清香”,这里的“清”决非
“清淡”之意,而是指“清正”、“清雅”、“清纯”,否则便是
天大的误会。二是溢荡悠长,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兰花的香
气,有如燃薰炷艾,徐徐溢出,随着空气飘荡开来,幽幽不
绝,如丝如缕,逐风送爽,袭远而耐久。古人视兰香为“幽
香”,进而称兰为“幽兰”,即与此有关。上述两个特点,缺
一不可,唯同时毕集于一身,方能造就出兰花之不世之香。
兰花香味的奇特处,的确很难加以把握描述;且这类解释,
都不过是抓住某些表象而已,终难究其实,只得满足逗弄于
文字游戏中,反而玄之又玄,令人感到神秘兮兮的。

    要想真正揭示兰香的奥妙,这不是古人能够办到的。近
年来,瑞士有一位化学家凯塞博士,出版了一部名为《兰
香》的著作,专门研究了这个问题。该书内容包括兰的植物
种源、捕集兰花香气的方法、传授花粉的过程以及各种兰花
香气的描述。作者首次成功地通过高难度的实验手段,捕捉
到了花香的灵魂——头香,并用现代科学的语言研究兰香的
分子结构,阐述了兰香所含有的上百种微量化学成分的逻辑
组合关系。这才是代表了现代水平的解释。凯塞博士的实验
对象包括欧洲兰、美洲热带兰、非洲热带兰及印——澳热带
和亚热带兰,但不知有没有我国大陆的兰花品种。

    我国的兰花大多是地生兰,另外有附生兰和腐生兰;而
地生兰主要产于我国,故地生兰又被称为中国兰。它包括农
历正月前后开的墨兰(又名报岁兰),正月至二月开的春兰,
三至四月开的蕙兰(又名夏兰),六至八月开的建兰(又称
秋兰),九至十月开的寒兰等,具有悠久的栽培历史。

      在古代,“兰”字又指一种属于菊科的多年生香草,别
名“*1”,这是在旧籍中最易发生混淆的两种植物了。宋代
大学者朱熹曾在《离骚辩证》中试作区分。他说:“古之香
草,必花叶俱香,而燥湿不变,故可刈佩。今之兰蕙,但花
香而叶乃无气,质弱易萎,不可刈佩,必非古人所指甚明。”
这是一个创见。朱熹运用的是逻辑的方法,他抓住菊科的兰
草“*1”有枝梗而兰科的兰花无枝梗的特征,推论前者可以
刈(要用强有力的刀具进行割取)和佩(插戴),而后者则
淡不上刈佩,这就提供了一个分析前人在不同场合所说的兰
究竟为何物的依据。

    例如,《春秋传》讲“刈兰而华”,《楚辞》讲“纫秋兰
以为佩”,指的都是兰草而非兰花。明李时珍就接受了这个
观点,并有了更深入的研究。他在《本草纲目》中列“兰
草’(*1)为一目,*2定其名实,叙述其药理,并对一些古
籍作了具体的分析。认为“《离骚》言其绿叶、紫茎、素杖,
可纫、可佩、可藉、可膏、可浴;《郑诗》言士女秉*1;应
邵《风俗通》言尚书奏事,怀香握兰。《礼记》言诸侯执薰,
大夫执兰;《汉书》言兰以香自烧”所提到的兰,均为兰草,
即后世所说的医经上品之药,具有“利水杀蛊除痰癖”的多
种实用和疗疾功效,决不是兰花所能混误取代得了的。这些
辨析,其中利用了药物学的知识,也很有说服力。

    不得不承认,兰花与兰草在古书中的许多场合,的确很
难分辨,甚至根本就是一笔理不清的糊涂账。即使到了明代
后期,群芳主人王象晋在他纂辑的那部名著中亦搅作一团。
清御制《广群芳谱》稍好,两者已分而述之,然征据事例仍
不能加以细辨,这也是出于无奈。

    不迟于战国时期,古人已开始了人工栽种兰花。如果说
屈原的诗“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⑥可能只是
诗人的创意,不一定是事实,(且这里的兰、蕙,很可能说
的也不是兰花。兰科中,兰与蕙同属,兰一茎一花,惠一茎
数花;兰开于春季,又称春兰,蕙续兰开,又称夏兰。不
过,建兰、寒兰、墨兰也是一茎数花,古人亦有笼统称之为
蕙的。但先秦以及其后的一段很长时间,蕙往往指的是菊科
的蕙草,以产自湖南零陵最闻名,故又名零陵香,是古代制
香的一种重要原料。此二“蕙”也是极不易加以区分的。)
那么《续会稽志》卷四引古本《越绝书》载“勾践种兰渚
山”,则应可信有所据了。兰渚山,在今绍兴城西南,属于
当时越国京畿的范围。越王勾践亲自种兰艺兰,长期以来一
直为绍兴这一素称春兰发祥地的人们所津津乐道。后来兰诸
造亭,号兰亭,东晋时山阴(即今绍兴)太守王羲之会同谢
安、孙绰等一辈文人贤达于暮春时节到此修禊事,曲水流
觞,更是成了一段风流千古的话题。

    兰又不单以香而见胜。人们在与兰花的亲近熟悉过程
中,逐渐认识和领悟到,兰虽无牡丹丰容富贵之态,桃李娇
媚明艳之姿,却自有一种雅特清丽的高标韵致,让人不能等
闲视之。兰花的素洁淡泊,兰叶的碧绿长青,加之她那振世
奇香,甚至被认为是花木中个性完美的典型,连世人交口称
誉的“岁寒三友”也有所不如。“世称三友,挺挺花卉中,
竹有节而啬花,梅有花而啬叶,松有叶而啬香,唯兰独有
之。”⑦不过这是有“兰癖”的人(用当今时兴的话来说,
就是“兰花发烧友”)发表的言论,当是一家之言吧,大可
不必与之计较,争一日之短长(且不说兰是不是谈得上具有
植物学意义上的“节”)。

    爱兰成癖者,观赏兰花确乎与一般看兰的泛泛之辈大不
相同,他能从兰花的似是平凡的姿态中咀嚼出许许多多的奇
情妙趣来。明人张子薪,就是这样一个独具慧眼的观赏家。
他的朋友李流芳曾在《檀园集》中这样叙述道:
        己未春,余北上至壕梁,病还。夜则苦不寐,
    独处惘惘。非对友生流连花酒,即无以遣日。二月
    二日,与子薪、韫父、尔凝、家伯季从子,泛舟南
    郊,听江君长弦歌。值雨,子薪偕尔凝、君长宿余
    家。盆兰正开,出以共赏,子薪故有花癖,烧烛照
    之,啧啧不已。花虽数茎,然参差掩映,变态颇
    具。其葩或黄或紫,或碧或素,其状或合或吐,或
    离或合,或高或下,或正或欹,或俯而如瞰,或仰
    而如承,或平而如揖,或斜而如睨,或来而如就,
    或往而如奔,或相顾而如笑,或相背而如嗔,或掩
    仰而如羞,或偃蹇而如傲,或挺而如庄,或倚而如
    困,或群向而如语,或独立而如思。盖子薪为余言
    如此,非有诗肠画笔者,不能作此形容也。余既以
    病,不能作一诗记之;欲作数笔写生,而亦复不
    果。然是夜,与子薪对花剧谈甚欢,胸中落落一无
    所有,伏枕便酣睡至晓。从此病顿减。此花与爱花
   人皆我良药,不可忘也。

    不消说,绝意仕进,性好山水的李流芳也是一位“兰
癖”之人,才能息息相通,心领神会,留下如此佳妙之言;
更为称绝的是,因其室有兰花,并有意气相投的金兰契友相
伴,竟使他病疴消减,一如良药,当真是兰事中的一桩美谈
了。

    有人说,兰是文人的花。的确,中国的文人,十之八九
对兰花都是顶礼摩拜的。这不能不说是和大儒孔夫子的言论
有关。“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之德,
不为困穷而改节。”“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
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人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一
臭,亦与之比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于
必慎其所处者焉。”⑧生长于幽岩绝壑中,抱芳守节,独立
不倚,不求闻达,无求于它物,反之,怀此馨香之质,慎独
之志,必能感化他事他物,有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一般。
孔夫子因此将兰花与君子联系起来,主张君子立身处世,应
与兰花为伍,向兰花看齐,在道德修养上修炼出坚贞不二、
澹泊明志的高风亮节。在儒学的词汇中,与“君子”相对立
的是乏德的“小人”,对深深浸润于中国的传统思想和文化
的莘莘学子来说,又有什么人不愿意追效君子的兰花风范
呢!

    兰有君子之德,人们更径直号兰为君子。丹青手爱将
梅、兰、竹、菊并列,如明黄凤池辑有《梅竹兰菊四谱》,
清王概编有《芥子园画谱·梅兰竹菊四谱》等,被画界称之
为四君子画。兰含青孕碧,葱秀峭健,霜临见杀,其性不
变,娟洁清芬,自尊自爱,不随流俗,不媚世态,其贞姿高
韵,成为画家们寄托情志的最佳题材之一(见插图11);当
国家积弱遭辱时期,兰甚至成了爱国者表达民族气节的喻体
和象征。宋末元初诗人、画家郑所南为示不亡宋室之意,画
兰常露根无土,曾云:“土为蕃人夺,忍著耶!”是谓“露根
兰”,以抒发对故国思念的耿耿情怀。明清之际僧人石涛,
号苦瓜和尚,擅写兰竹怪石。在一幅《露兰风竹图》中,他
将亡国的隐痛化作笔意纵横,以清风比作大清,画兰、竹遭
到“清”风的摧残,却芳心无改,劲节不折,隐晦曲折地吐
露了自己不可移易的心志。

    人们爱兰、崇兰、育兰、颂兰,因为它芋蔚独秀,芳香
自许,姿态高雅,德操特立,故而一向是庭院居室中珍贵的
观赏花卉,给人以审美意义上的、精神上的愉悦、慰藉和享
受。如此雅致的花,若与人们的口中之食联系起来,似乎不
可想象。这不是有杀风景么?然而,怀着这样疑虑的人还没
有楚大夫屈原的思想那么开通呢。于辞赋中常以兰蕙自况。
被后世人拜为司兰之神的屈大夫,在《九歌·东皇太一》中
这样写道:“蕙肴蒸兮兰藉”,翻成白话就是,拌有蕙花的肴
肉,用兰叶包扎好蒸熟。将“蕙肴”入于歌咏,屈大夫显见
并无不妥或不雅之感。需加细辨的是,,这“蕙肴”在歌中讲
的是祭神供物,是否还作为民间饮食,那就不得而知了。汉
代,兰花入酒,则已见明文记载。枚乘《七发》:“兰英之
酒,酌以涤口。”说的就是用兰花的花瓣浸渍的一种香酒。
后来,唐诗人李桥在一首题名为《兰》的五律中还这样称
道:“英浮汉家酒,雪俪楚王琴”,说明此酒在汉代是非常著
名的。至于兰蕙之花,从明代起被用来制作花茶,记载就多
了。当你品啜着一杯浓芳四溢的兰花酒或兰花茶时,雅也
罢,不雅也罢,实则作为口腹之欲,原皆不相干的。


*1 上艹,下为外门内月(即“闲”字异体)
*2  左上未,右上攵,下厘

①见明·朱国祯《涌幢小品》卷二十七。
②《书幽芳亭》。
③《琴操》。
④《群芳谱》。
⑤见《史记·礼志》。  
⑥《楚辞.离骚》。
⑦宋·王贵学《王氏兰谱》。
⑧见《孔子家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登记注册

x
发表于 2006-1-9 10: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hehe,偶喜欢那!不知那个书店淘到的?可否告知具体的地点。</P>
<>S:电子版的收集整理不知能否继续那?盼望中那!</P>
发表于 2006-1-9 10: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如果对花文化感兴趣,不妨看看《中国名花》这本书。噢认为除了贵,没有其它的缺点。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登记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山花浪漫 ( 京ICP备05051561号  

GMT+8, 2018-1-21 22:12 , Processed in 1.18051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