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山花浪漫

 找回密码
 登记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581|回复: 4

☆★☆张元、王晓波的《东宫西宫》超强推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20 12: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P>
<>死囚爱刽子手;    </P>
<>  女贼爱衙役;   
  我们爱你们——《东宫西宫》</P>
<>
导演:张元 </P>
<>主要演员:司汉
               胡军</P>
<>监制/编剧:王小波
                张元</P>
<>摄影:张健</P>
<>出品年份:1996  </P>
<>出品地:大陆  </P>
<>获奖情况: 阿根廷Mardel Plata电影节获最佳导演, 最佳编剧和最佳摄影奖 意大利的Taormina电影节获最佳影片奖   和最佳表演奖
  
内容简介 </P>
<P>  1991年,一个以健康研究为名的搜捕行动在北京同性恋圈中展开,执行者是北京东郊民巷派出所的警察。50多名同性恋者被捉拿,审问,采血,问卷调查。这起被“第六代导演”张元称为“荒唐透顶”的事件促成了中国大陆第一部同性恋电影《东宫西宫》的问世。</P>
<P>   张元最初的设想是要拍一部类似以往作品的纪实电影,对同性恋群落的原生状态作一次全景式的描绘。这个意图也体现在片名上面:北京同性恋者的语汇中,“东宫”、“西宫”指的是两处著名的同性恋聚会场所——天安门东西两侧劳动人民文化宫和中山公园内的公厕。这个题目准确地概括了中国同性恋亚文化的“公厕特性”。然而,作家王小波参与编剧后,全景图变成了“二人转”:警察与同性恋者,审问和坦白,较量和交流。观察的探针不只触到社会层面,更深入人物的心理层面。</P>
<P>    北京,某公园(可能是“东宫”或者“西宫”),夜。这个公园是同性恋幽会的场所。公园派出所的警察小史在值夜班无聊寂寞时,就要到公园里抓一个同性恋来审一审,让他们交待自己的“活动”,以此消闲解闷。那个晚上他似乎是有意地逮住了阿兰,而阿兰也似乎期待着被捕。事情过去很久后,阿兰寄给小史一本书,扉页上印着:“献给我的爱人”。小史翻开书来,陷入回忆。书里的故事和那个晚上的事情夹杂在一起。这些故事里有阿兰的母亲;有中学班上的漂亮女同学“公共汽车”(就是谁爱上谁上的意思);还有一个古代的女贼,被衙役用锁链扣住了脖子和双手,在漫天飞雪中踉踉跄跄地行走。阿兰也叙述了他的同性恋生活的几个片段,那都是些屈辱的或者说犯贱的经历。小史对阿兰做出了这样的论断:你丫就是贱。没有想到,阿兰对这样的评价也泰然处之。他承认自己“贱”。</P>
<P>  讲故事的娓娓而谈,不时反客为主地挑逗审讯者;听故事的时而和善,时而暴戾。审讯者和被审讯者你进我退,我进你退,双方处于微妙的胶着状态。这场心理战像充满了性寓意的双人探戈舞一样不断地改变步伐方向,调整主从关系。不知不觉地,警察(国家机器的一零件、意识形态的维护者)的绝对权威被一个同性恋作家以柔情颠覆了。警察完全陷入了被动的境地:他唯一能够维持权威的手段就是施虐,殊不知这对阿兰来说是正中下怀——施虐的一方无意中扮演了受虐者期待他扮演的角色,也就是说,原先处于弱势的一方占据了心理战的支配地位。在电影的末尾,小史对阿兰无计可施,只得使用暴力,但是阿兰在经受侮辱之后反而活像个胜利者,而小史却满脸困惑,这实在具有反讽的效果。</P>
<P>  女贼被逮走了。“公共汽车”被逮走了。阿兰被小史逮走了。阿兰觉得“公共汽车”是因为她的美丽、温婉和顺从才被逮走的。因此,在他的心目里,被逮走就成了美丽、温婉和顺从的同义语。最大的美丽就是供羞辱,供摧残。爱情应当受惩罚,全无惩罚,就不是爱情了。阿兰坦白说:“死囚爱刽子手,女贼爱衙役,我们爱你们。除了这个还有什么选择?”S/M(虐待/被虐待)是爱情的唯一形式。既然淫虐不能避免,贱名不可摆脱,那么就把淫虐当做爱情吧。一方面,S/M机制遵从支配/屈服二分法的规则,以痛苦为爱,是一种不平等的权力对立体;另一方面,虐待与被虐待的两个角色之间存在着互相依赖的合作关系,从这点来看,他们的地位又是平等的。小史对阿兰及其作品的回忆和阅读,表明对他们的关系的确认。</P>
<P>  性别政治中的权力矛盾是社会政治在私人生活中的反映。福柯在《性史·性反常的根植》里认为,权力机构和公众心理二者具有串通一气的针对个人的窥淫癖。权力机构为了最终剿灭“性反常”(同性恋),首先需要将它暴露,这通过对个人的提审得以实现。听者(权威的持有者)和坦白者在审讯的过程中同时获得了性兴奋。小史在审问阿兰时喜欢透过镜子、屏风、蚊帐,从背后、窗外等隐秘处观察阿兰,明显具有观淫的意味。而在阿兰的回忆中,所有曾经与阿兰发生过关系的男人与小史都是由同一位演员扮演的,小史成为阿兰幻想中的情人,这体现了弱势者对权力的反控制。</P>
<P>  阿兰的回忆和幻想被嵌入小史的倒叙的框架中,另一段与此平行的故事——女贼和衙役的情节,即小史正在阅读的阿兰的小说中的故事,在银幕上表现为昆曲的形式。这种多层的叙事结构十分接近另一部涉及同性恋、权力政治的作品——普易格的《蜘蛛女之吻》。女贼和衙役是阿兰和小史的影射,而《蜘蛛女之吻》里男主角讲述的几个电影故事无一不是有关现实的暗示。不同的是,在蜘蛛女的诡谲意象里面,是质朴的人道主义,《东宫西宫》则有着更多的反讽语调——讽刺的前提是与实际拉开距离,昆曲程式的虚拟性使这点成为可能。女贼和衙役在雪地里行走,画外的唱腔却是描写春光的《游园·步步娇》:“袅晴丝吹来闲庭院……”另外,女扮男装的衙役和被迫男扮女装的阿兰也形成了讽刺的对比——易装对于性别和权力关系的扭曲、颠覆作用是不言而喻的。</P>
<P>  张元过去的作品往往被评为“题材上的争议性远远超过其艺术上的成就”,《东宫西宫》有了长足的进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王小波剧本的文学素质。</P>
<P>  1997年4月,编剧王小波猝逝。5月,第50届戛纳电影节邀请《东宫西宫》参展。张元因护照被扣留而无法参加。当时影片已经偷运出中国,电影节组织者坚持如期映出影片,并为张元留出贵宾席位。作为报复,中国方面撤销了张艺谋的参展片《有话好好说》。</P>
<P>  “死囚爱刽子手,女贼爱衙役,我们爱你们。除了这个还有什么选择?”这句坦白可谓意味深长。张元说:“电影就是公众,是朗读性的东西。列宁、斯大林认为电影是具有颠覆性的东西。中国对电影的控制这么强,也是这个原因。”之所以选择同性恋的题材,是因为“同性恋本身在道义上是模糊的,与强奸、抢劫等不同,这有利于(审讯者和被审讯者的力量)转换的完成。”张元认为,少数、边缘族群的生活清晰地反映了整个社会的动态。</P>
<P>  中国没有任何有关同性恋的法律。同性恋在中国并不犯法。中国也没有电影审查法。对独立制片有管理条例,但并不禁止。</P>
<P>  “1998年2月初,“华人同志交流大会”在香港召开,会前,张元把一套《东宫西宫》的拷贝捐献给香港的一个同性恋组织,该片在香港上映,为98香港华人同志大会捐款。从柏林的LOVE PARADE、RAVE PARTY之中的同性、性别选择主题,到香港“同志”电影节,以及世界上更多国家对这种性别取向的日益宽容的态度,异性恋者,或所谓的“正常人”真的应该反思一下,究竟是否有必要将这种社会现象视为洪水猛兽。</P>
<P>  1998年2月底,中国广播电影电视部发布解禁令,恢复张元参加国内影视片单位摄制影视作品的资格。也许这是真正的解冻;也许,就像《东宫西宫》里那样,警察的脸色和缓了一些,他甚至友好地递给阿兰一枝烟……但是,阿兰,别高兴得太早,警察只是让你尝尝甜头,他很快会把香烟夺回去的,你们俩的“探戈舞”很有可能还得继续跳下去。
</P>
<P>    </P>
<P>有兴趣观看者可跟帖,近期将组织集体观看此片 。</P>
<P>初步定在五月底,在雍和宫附近的“看吧”电影吧观看。</P>



<P>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5-21 8:50:37编辑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登记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05-5-20 12: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宫西宫》——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呢?
                                2004-7-5 星期一(Monday) 晴

阿兰对小史说第二遍我爱你的时候,他流泪了。我的心也猛地抽搐了一下,虽然我并非一个同性恋者,可我还是为这句话而感动了。除了男女之间的爱,我第一次体味到同性之间原来也可以有爱,也可以这么坦白直接的说出来。

出于对王小波的挚爱,我对张元的这部电影抱有很高的期望,据说王小波写这部小说《柔情似水》以及后来的剧本《东宫西宫》,还是受张元的邀请而为。1996年就拍摄完成的片子,直到2004年我才看到,果不失望,可惜,可叹,似乎中国电影向来都是不放给中国人看的。

我得承认,在看到王小波的原著之前,我和所有的“衙役们”一样认为同性恋就是:耍流氓,*,不要脸。更为甚者,在我老家骂人会用到对同性恋者歧视的字眼——“老五货”。这是我们老家对男人最恶毒的诅咒,谁要是被骂了“老五货”,就会马上反驳:我才不是“老五货”,你爹才是个“老五货”。

奇怪的是,在我老家,大家都觉得搞同性恋就应该是男的,好像不关女人什么事。

回到电影中来。张元选的两位演员,胡军和司汉,演技一流,的确为影片增色不少,胡军我一直以为是胡兵的哥哥,后来知道不是,多了很多好感,在拍此片之前并不为人所知,而司汉还不是一个职业演员,在此之前仅是剧组的会计而已。不能不说张元眼光毒辣,选人独到。阿兰的扮演者司汉,本身就是一个同性恋者,在影片中,他大段大段的念白,还有赤裸身体的演出,换作一个非同性恋者来演绎,必定没有那么传神了,哪怕是换作以敬业精神而新登科的刘影帝来演,也绝对演不出那种效果来。

看着阿兰的眼睛,纯净的像是一汪水,你可以一直看到他的心里去,阿兰就像是一个仙女偶尔落下凡尘,他是那么的清新,那么的脱俗;小史扇着阿兰的脸,用力的踹他,逼迫他换上女装,用水管冲他,吻他,阿兰像一个荡妇一样喘息着,呻吟着,并享受着。

死囚爱刽子手,女贼爱衙役,我们爱你们,难道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你们为什么不爱我们?阿兰追问小史,你们为什么不爱我们?小史的回答是:你丫就是*,你丫就是有病。网路上很多朋友持有相同的观点,觉得非同性恋者为什么要去爱一个同性恋者呢?其实阿兰所谓的你们为什么不爱我们,并不是要非同性恋者去爱同性恋者,他要的,只是理解和关怀。阿兰生下来就是如此,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你可以骂他人*,但绝不能骂他的爱*,爱,是不容置疑的!

比起小说的犀利、张扬,电影拍摄的就含蓄多了,没有清晰可见的同性做爱场景,有的只是充满诗意的回忆和幻觉。昆剧在片中反复出现,女贼被衙役押解着,在茫茫大雪中踯躅。阿兰说,他就是那个女贼,他就是那个爱上了衙役的女贼。“那双手象玉兰花苞,被一道冰冷的铁约束着。”这样唯美的诗句,正是影片的精彩所在。

女贼为什么爱衙役?

小史问了阿兰很多很多,他吃着方便面问,他抽着烟问,他站在窗户外面问,就像王朔的小说《各执一词》中所说,快感就像是听了黄色小说的立体声。小史骨子里已经有了性取向,但他难以证实,而阿兰的出现,或者说阿兰的主动出现,就是肩负着唤醒他爱的使命。阿兰在说出一切之后,问小史:你问我的,我全部都说给你听了,可是,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呢?

夜的漫长,似乎有一部电影那么长,公园(东宫抑或西宫)派出所的红灯依然亮着,厕所里的同性恋者,都被扫荡一空,树影在月光下愈发斑驳。最终,小史的爱被阿兰唤醒,或者阿兰又一次被虐待,已经不重要,因为远处的红日正喷薄而出。

                                                                                       朔

                                                                                 2004年4月12日
发表于 2005-5-23 12: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耳闻许久了.一直没机会观看.
发表于 2006-10-11 17: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了,没买,对男同志的片子实在不感兴趣。
发表于 2008-12-5 22: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还可以交流这个?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登记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山花浪漫 ( 京ICP备05051561号  

GMT+8, 2018-4-26 21:44 , Processed in 1.22798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